申博Sunbet官网

社会运动的白衣天使罗卓尧

就读理工大学护理系四年级的罗卓尧,去年是理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落庄」后,热心社运的罗成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代表会副主席,至今已投入社会运动三年。罗的社运路始于中学时期,当初只是抱着「贪得意」的心态与同学参与六四集会;中三时,罗阅读台湾作家龙应台的着作,逐渐了解社会;大学时,罗被校园竖立的民主女神像所吸引,机缘巧合下加入学联,踏上社运路。

罗卓尧说,他最难忘的是2012年6月悼念李旺阳的游行,那是他第一次被警方喷射胡椒喷雾,当时游行队伍来到中联办门外,队尾市民因被阻进入中联办而鼓譟向前推,位于队头的罗亦被推前,岂料警方就「出椒」。他指,「以前看电视会认为一定是示威者有过激行为,警方才施以暴力。但当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警察和示威者拥有的武力差太远。」亲眼目击当权者怎样打压手无串铁的市民,坚定了罗日后抗争的心。

黄竹坑常客?

近年,香港人为争取真普选,与政府争论不绝。罗就因参与公民抗命,两度被警方拘捕。第一次被捕是于7月2日凌晨,留守遮打道预演「佔中」时被警察抬走。551位被捕学生中,有25位需要保释,他就是其中之一。他形容被捕后的心情如坐过山车:「被捕时在喊口号心情激昂,上警车后才开始焦虑,担心被捕会影响前途。」然而,于黄竹坑四小时的漫长等待令他冷静下来。他获悉后回想,「其实是小事一桩。」9月25日晚,学联与学民誓言重夺公民广场。两个月后,罗再次被捕,心情已变得淡然,「这次被拘留的时间较短。当日与律师会面,获发警告信后便获悉」。

纠察也非高人一等

有两年纠察经验的罗卓尧,不认同纠察要像「差佬」般指引群众,更应像调解员。纠察队的职责在于与市民沟通,了解他们的需要,在发生冲突时也要保护他们。他在佔领运动中负责统筹和调配人手,得知某个地区有意外情况,他便会通知同学了解情况,再做后续安排。

在这次佔领运动中,不少民众指责纠察队「骑劫」整个运动。他表示,纠察队从罢课行动开始已决定不做指引的角色,而是採取同行的方式,向群众解释各种安排。他认为,以往有纠察命令参与者,这是不合适的做法,「纠察队并不是高人一等!」

用行动感动家人

面对站在社会最前线的儿子,罗的家人最初极力反对他做违法行为。到今年7月第一次被捕时,母亲反应是「嘈到拆天」,更对他实行「经济封锁」,他只能一边在便利店兼职,一边做学联的工作。后来他游说家人支持,成功改变了父亲的想法,「他开始有留意新闻,发觉现在政府的管制有问题,慢慢开始理解。」第二次被捕时,父亲更亲自到黄竹坑警察训练学校迎接他,「那一刻很感动,家人支持十分重要,是我至今能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从政非吾志

罗卓尧曾担心被拘捕后会留案底,令将来不能从事护理行业。不过,护理不是他的终身目标,亦坦言不会从政。「我希望做几年护理工作,存钱进修,攻读社工课程,有助投身社区工作。」

罗认为「佔中」体现香港人良好的公民素质,例如群众自发捡垃圾,意见不同的人都有「?咪」发言的机会。对于近日有反对人士「踩场」,他坦言,不希望大众将焦点放于两者的冲突上,否则就会正中政府下怀,分化人民,瓦解运动。因此学联早前发起包围特首办,希望将焦点重新集中市民与政府的抗争上。

后记:

甫进学联门口,映入眼帘的是墙上佔领运动的地图,乱中有序地标记着物资、人手的分配。地图的另一边是一张白色床垫,一位睡眼惺忪,衣着随意的男士从那边走来,原来就是罗卓尧。望着四围成员,个个都头髮蓬鬆,满面倦容,似乎已「佔领」办事处多日。「坚毅不屈地做正确的事,是这三年来从战友身上学到的。为了香港的未来,多累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