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法庭:美容针误杀案:周向荣被指夸大次被告角色

法庭:美容针误杀案:周向荣被指夸大次被告角色周向荣

周向荣早前自辩供称,CIK疗程最低收费五万九千多元,此价格由集团中央管理组决定,他没有话事权。周日昨补充,他身为老闆当然可决定价格,但他位居幕后,定价由中央管理组集体决定,他尊重管理组的意见。代表陈冠忠的律师追问:「你是说定价方面你只是橡皮图章?」周重申自己很民主,肯接受前线员工的决定,听到总经理朱美沁汇报定价的决定后,他无再给予意见。

法庭:美容针误杀案:周向荣被指夸大次被告角色陈冠忠称有利润属正常投资

律师续问,CIK项目是否很赚钱?周答「有利润」。周承认他拥有集团百分百的股权,但律师问他是否因而享受到CIK项目带来的利润时,他则说「呢个係正常商业投资行为」。

周承认他并非纯粹投资者,正因为投资了很多钱,单是亚太干细胞科研中心(APSC)已投资过千万元,因此有时他会亲自了解公司运作。但周强调,陈冠忠是APSC负责人,也是CIK项目的负责人,不过他已忘记有否将负责人一职亲口交託给陈。

律师指出,CIK疗程涉及血液经操作后回输入人体,属于医疗程序。周向荣起初说:「呢样我唔敢答你,亦唔识答你。」周后来改称他误解律师意思,以为律师指CIK疗程法律上属于医疗程序。最终,周承认以他的理解,CIK疗程的确属医疗程序。

指项目实行岗位责任制

律师质疑,既然CIK疗程属医疗程序,为何由陈冠忠负责?周解释,公司只叫陈负责培养细胞,培养细胞并非医疗程序,而注射等医疗程序与陈无关。

律师再问,整个CIK项目牵涉科研、市场推广、人事安排、血液运送、化验及输注等多个範畴,究竟整个CIK项目是由谁负责?周答道,CIK项目牵涉多个範畴,无可能「一个人做得晒」,因此公司各司其职,实行岗位责任制,各个部门由中央管理组监督,中央管理组由朱美沁统筹,不过若说CIK项目由中央管理组负责并不公平。

案件编号:HCCC 43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