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横眉冷看:反对派离灭亡不远

先打个比方说,如果一个国家在歌舞昇平之时,年轻人都沉醉享乐,忙于「沟仔、沟女」,对参军不感兴趣,那也不是甚幺大不了的事,毕竟安乐容易使人堕落。但到了一天,敌军兵临城下,随时有亡国灭族之危,孩子们仍然窝在家中不理不睬,完全没有投身部队与敌人拚死一战的劲头。说实话,民心若离散至此,在上位者就真是「唔死都冇用」,这比丧失都城还要严重十倍。

泛民的领头人始终未明白到,补选一役最失败的,不在于失去多少议席,而是何以不少支持者宁可任由「城陷」也不予救援,连票也懒得去投呢?这才是泛民最该检讨的地方。大部分的评论者都没有思虑及此,只是叨唸着反对派如何少挂了街头横额,甚至归咎于某些落败候选人长得未够英挺帅气,「亡国」的真正危机却给忽略了。

今趟的选举不同以往,目前反对派在立法会内因为议席不足,已经失去对议案的否决权,一旦有他们心目中的所谓「恶法」要表决,很可能通行无阻。泛民若保不住任何一个直选议席,将来便大有「失国」之忧。际此危急存亡之秋,按理泛民的支持者应空群而出,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决心拚死一战才是。奈何数以万计甚至十万计的选民,情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阵营失师丧地,仍然无动于衷。

反对派的主事者丧失人心,竟至如斯地步,但他们至今却仍然不懂得从关键处作检讨,只一味在末枝末节的问题上做文章,看来,他们当真离灭亡不远矣!

大学讲师 陈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