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公义迟到胜过不到 港府无胆黑手未告

罪有应得 大快人心

为期七十九日的佔领之乱发生于二○一四年九月廿八日,反中乱港集团打着「爱与和平」的幌子,行破坏法治、撕裂社会、损害经济、打击中央之实,其后佔领蔓延至旺角、铜锣湾等地,发生大量非法阻街、破坏公物、袭警、抗拒法庭禁制令等刑事罪行,更衍生出旺角暴乱,写下香港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今次判决被形容为公义姗姗来迟,皆因佔领至今已超过四年半,人们等待搞手被绳之以法亦已有四年半,期间不少年轻人沦为政治炮灰,不少虾毛鱼仔锒铛下狱,执法的七警及前警司含冤被囚,戴耀廷等人更公然散播港独、勾连台独,整个社会黑白颠倒,乱象丛生,全港都付出沉重代价。

当然,公义迟到比不到要好。不管支持者如何摇旗吶喊壮其声势,也不管罪魁祸首如何鼓其如簧之舌混淆视听,犯法就是犯法,事实就是事实。人们已经看到,曾慷慨扬言「违法达义」必会承担法律后果的一干搞手,来到犯人栏的一刻个个百般狡辩,拒绝认罪,丑态百出,更以「公民抗命」作为脱罪的挡箭牌。如今罪有应得,各人都有一至两项罪名成立,说明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可谓大快人心。

然而,当人们等待法庭如何量刑之际,最令人遗憾的是被指为佔中幕后黑手及金主、在金钟佔领现场设有私家皇座、佔领落幕时被「群丑拱衞」的壹传媒黎智英,至今仍然逍遥法外。至于当日陪伴汉奸黎在侧、曾遭警方预约拘捕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同样未被追究,「李汉奸」甚至为部分佔领搞手担任辩护律师,明显存在利益冲突。事实上,港府拖拉多年,四十八名被捕的主要搞手之中,真正被起诉及定罪的只有九人,汉奸黎、李汉奸以及其余三十多人至今毫髮未伤,乃至于有李汉奸贼喊捉贼,批评港府「选择性检控」;汉奸黎扬言「不怕坐监,最怕洗厕所」,简直将目空一切、蔑视法治表现得淋漓尽致。律政司一味以「证据太多」拖延检控,到底道理何在?

可以看见,佔领之乱并非偶然,而是外部势力介入的必然结果,是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大国博弈,佔中搞手固然是汉奸黎的走狗,但汉奸黎同样是洋人操控的政治傀儡。曾有北京官员形容佔领之乱是港版颜色革命,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可惜的是,港府充斥洋奴余孽无间道,身在汉营心在曹,他们或与反中乱港集团暗通款曲,或对他们深表同情,甘愿充当保护伞;加上恐洋惧外一直深入港府高官骨髓,面对外部势力瑟瑟发抖不用说,连面对洋走狗都一样畏首畏尾,每每恐洋症发作,脚软跪低。

无胆匪类港 拖拖拉拉港

这就解释了港府迟迟不敢检控佔中黑手的深层原因。一言以蔽之,港府就是无胆匪类,无脊樑无腰骨,无承担无胆识,老弱妇孺卖一元纸皮要拉要锁,有外部势力撑腰的送上免死金牌,爱国爱港则是原罪,欺善怕恶,是非颠倒,人妖不分,莫此为甚。无能港府做尽亲痛仇快的事,黑手继续横行无忌,洋走狗继续嚣张猖狂,有人形容香港已沦为「拖拖拉拉港」、「无胆匪类港」、「洋奴汉奸港」,宁不悲乎!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更可见荒谬。爱国从来无好报,岳飞精忠效国,一生之志便是恢复中原,直捣黄龙,奈何被高宗及秦桧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屈死风波亭。儘管在秦桧死后,朝中忠义之士随即要求恢复岳飞官爵,后来又有太学生程宏图上书为岳飞叫屈,岳飞子孙岳珂更耗尽心血编成《金佗稡编》,要求重新评价他爷爷。很可惜,高宗始终不肯承认犯错,不肯为岳飞平反,这一拖就是二十年,直到孝宗即位才有了改变,下诏恢复岳飞官职,洗刷其冤情。人们不禁要问,难道将佔中黑手及金主绳之以法,要比为岳飞平反更曲折更耗时吗?再这样拖下去,岂非拖到汉奸潜逃离开香港,甚至一命呜呼,都没有一个了断?

人在做,天在看。中国历来盛产汉奸,但中国人也最痛恨汉奸,对庇奸护恶的执政者更是深恶痛绝。君不见,高宗成了史上有名的昏君,留下骂名;秦桧更是汉奸的代名词,永远被钉上历史耻辱柱,其夫妇像长跪岳飞坟前,遗臭万年。不管怎幺说,佔中案是大是大非的事情,是黑白分明的案件,丝毫没有半点含糊,更没有灰色地带,绝对不容港府选择性执法。律政司是否不敢告、不愿告、充当汉奸走狗的保护伞;黎智英、李柱铭等黑手搞手是否有免死金牌,能够笑到最后,人们都在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