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搜索 高级搜索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商贸 > 正文
商贸重庆建工集团股份无限公司关于涉及诉讼(仲裁)案件进展的
2018-02-20 11:1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2015年8月,重庆诚信修建工程(集团)无限公司(以下简称“诚信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告状本公司和重庆建工第二市政工程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市政二公司”),涉案金额1000万元。南岸区法院作出(2015)南法民初字第11224号讯断:市政二公司向诚信公司领取工程款1368.40万元,驳回诚信公司对本公司的诉讼请求。市政二公司不平一审讯决,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打消一审讯决,驳回诚信公司的诉讼请求。现本案正在二审中。

  四川国惠置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惠公司”)因债务让渡合同胶葛,将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城建控股(集团)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城建集团”)诉至成都会锦江区人民法院,涉案金额1312.20万元。

  再审申请人陶礼钦不平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三扶植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三建公司”)与兰波衡宇开辟无限公司(2013)渝五中民法初字第00848号《民事讯断书》,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涉案金额4500万元。现该案正在审理中。

  2011年9月8日,二建公司出场施工,因为勇拓公司不竭点窜施工图纸、进行设想变动、资料定制核价事情滞后以及由其间接分包工程的延期施工,以致二建公司经常处于停工形态,形成了严峻的经济丧失。按照合同商定,二建公司告状要求勇拓公司负担过期付款违约金、停窝工丧失及状师费等。

  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八扶植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八建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綦江区人民法院告状重庆市福星弗客实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星公司”),涉案金额1942.63万元。一审历程中,两边于2017年2月15日告竣(2016)渝0110民初5021号民事调整书:排除两边2015年3月1日签定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福星公司签定退还八建公司履约包管金1000万元和负担资金占用丧失、前期工程用度及施工丧失等总计750万元。

  判令金源华府向本公司(1)领取欠付的工程款1547.18万元;(2)领取2014年至2016年时期的资金占用丧失263.47万元;(3)负担本案全数诉讼用度。

  另工业公司申请撤回(2016)云民初70号案件项下主意的三标段和别墅的前述工程款及索赔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状师用度等的诉讼请求,该请求将另行向云南曲靖中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

  南充市嘉陵区城乡规划扶植局(以下简称“嘉陵规划局”)因施工合同胶葛,将本公司诉至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2418.34万元。截至本通知布告日,一审审理中。

  重庆陵成商贸无限公司(以下简称“陵成商贸”)因交易合同胶葛,将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城建控股(集团)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城建集团”)诉至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涉案金额1784.81万元。2017年3月14日城建集团和陵成商贸告竣调整:城建集团在2017年6月30日前向陵成商贸足额领取1768.20万元。

  2015年,经济公司与二建公司签定了钢材交易合同,商定由经济公司作为卖方为二建公司供给钢材。合同签定后,经济公司供给了钢材,两边打点告终算,经济公司以为截止告状之日,二建公司尚欠钢材款1036.16万元。为此,经济公司告状至法院,要求二建公司按合同商定领取钢款欠款及响应利钱。

  2015年3月,四川亚核商贸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核商贸”)因不妥得利胶葛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告状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交通扶植(集团)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交建集团”),涉案金额1000万元。2015年12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渝一中法民初字第00561号民事讯断:由交建集团返还亚核商贸1000万元,并负担资金占用利钱。2016年3月28日,交建集团曾经领取1072.54万元,本案了案。

  成都会锦江区法院于2016年10月31日作出(2016)川0104民初6313号民事讯断:驳回国惠公司诉讼请求。2016年11月23日,国惠公司提起上诉,现二审尚未开庭。

  2015年11月30日,国惠公司与成福兴签定了《债务让渡和谈》,和谈商定成福兴作为债务让渡方,将在城建集团处具有的1200万元债务及其有关权柄全数让渡给国惠公司。成福兴于2015年12月1日签订了《债务让渡通知书》,该通知书于2015年12月28日邮寄给城建集团。因而,国惠公司将城建集团诉至法院,法院依权柄追加成福兴为第三人加入诉讼。

  张建尧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将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市爆破工程扶植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爆破公司”)、本公司诉至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1000万元。法院于2016年11月发来《应诉通知书》,截至本通知布告日曾经开庭一次。

  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二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建公司”)因勇拓.蓝澳岛项目施工合同事宜将重庆勇拓地产投资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勇拓公司”)诉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3230.32万元。案件已别离于2016年10月11日、2016年10月22日、2016年11月29日、2017年3月16日进行了四次开庭审理,庭审法式尚未竣事。

  2016年4月12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七修建工程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七建公司”)因与务川自治县九天洪渡房地产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务川公司”)2013年6月签定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产生胶葛,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请求判令务川公司领取12488.31万元。2016年12月22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黔民初75号民事讯断:务川公司向七建公司领取工程进度款8073.08万元及利钱。七建公司对此讯断不平,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本案现二审中。

  因部门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或正在审理历程中,目前无奈果断此类案件能否会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发生影响。本公司将严酷依照《上海证券买卖所股票上市法则》的相关要求,实时披露诉讼(仲裁)事项及其进展环境。

  据此,陶礼钦因三建与兰波公司扶植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胶葛不平五中院作出的(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848号《民事讯断书》,申请再审。

  2014年6月10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四扶植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四建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将重庆景康置业成长无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康公司”)告状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景康公司当即领取四建公司工程款及工程保修金共计1030.52万元及负担利钱和违约金。审理历程中,景康公司向四建公司足额领取工程款本金905万元。2016年7月1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渝高法民终字第00573号民事讯断。2016年7月8日景康公司向四建公司领取尾款501.08万元,本案了案。

  (1)请求判令城建集团向陵成商贸领取采办钢材的货款1101.63万元;(2)请求判令城建集团向陵成商贸领取资金占用费683.183)本案诉讼用度由城建集团负担。

  2015年5月,本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四川省成都会中级人民法院告状成都天之海实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海公司”),请求判令天之海公司退还质保金169.72万元、领取工程款1168.68万元。2017年2月24日,成都会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成民初字第1697号民事讯断:天之海公司向本公司退还质保金128.66万元和59.90万元、领取工程款855.45万元。截止本通知布告日,该讯断尚未生效。

  2013年2月,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交通扶植(集团)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交建集团”)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告状大庆修建装置集团无限义务公司和大庆修建装置集团无限义务公司西南分公司(以下简称“大庆公司”),涉案金额1745.91万元。2015年9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297号民事讯断:大庆公司向交建集团返还工程款437.84万元和垫付款592.82万元,并领取利钱和负担丧失补偿。大庆公司不平一审讯决,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打消(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297号民事讯断书,发还重审,或依法改判。2017年1月3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渝民终192号民事讯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此刻施行中。

  (1)请求判令二建公司当即领取钢材款1036.16万元;(2)请求依法判令二建公司领取2015年6月16日起至钢材欠款付清之日的过期利钱(以本金1036.16万元为基数,依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较);(3)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等其他用度由二建公司负担。

  2013年3月29日,本公司与嘉龙房产签定《扶植工程施工合同(南方·云鼎尚城工程)》,商定由本公司承建嘉龙房产在盘县红果金秋路中原中学旁的南方·云鼎尚城房地产开辟项目。本公司严酷履行合同权利,已完成1、4、5、6、3、8号楼,嘉龙房产别离转移拥有上述6栋衡宇并交付购房人,2、7号楼已封顶落成。现嘉龙房产恶意迟延不与本公司打点完工验收和结算,本公司依法提告状讼。

  本公司因与盘县南方嘉龙房地产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龙房产”)施工合同胶葛,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涉案金额7005万元。截至本通知布告日尚在一审审理中。

  (1)判令排除本公司与嘉龙房产签定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南方·云鼎尚城工程)》;(2)判令本公司就其施工的位于盘县红果金秋路中原中学旁的南方·云鼎尚城房地产开辟项目享有优先受偿权。

  (1)判令确认排除本公司与金源华府签定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贵州金源华府房开项目)》;(2)判令领取拖欠工程款的资金占用丧失:对付结算款1047.80万元,依照年利率12%的尺度,自2016年12月1日起至款子付清之日止,对付重庆神飞修建劳务无限公司的部门工程款449.38万元,依照月利率1.5%的尺度,自2016年1月1日起至款子付清之日止;(3)判令本公司就其施工的位于金沙县西洛村落的“金源华府项目”享有优先受偿权。

  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爆破公司、本公司领取工程款800万元(以最初工程造价司法判定结论为准)及从2013年元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带领取利钱200万元(暂计较至2016年12月31日,之后的利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带领取利钱计较至付清时为止);(2)诉讼用度由爆破公司、本公司负担。

  2014年3月10日,本公司与金源华府签定《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贵州金源华府房开项目)》,商定由本公司承建金源华府在金沙县西洛村落开辟的“金源华府项目”。本公司委派建工贵州分公司为该项目标具体实施单元,建工贵州分公司于2014年3月组建项目办理团队出场施工。开工以来,因资金问题导致多次停工,2014年10月该项目片面停工,至今仍未复工。2015年9月,金源华府与建工贵州分公司就该项目已部门打点结算,于2016年1月签订《金源华府项目工程结算书》,明白金源华府应领取的工程款为1547.18万元,2014年至2015年的资金占用丧失为131.74万元,2015年至2016年的资金占用丧失为131.74万元。金源华府至今未领取任何款子,本公司依法提告状讼。

  2016年11月28日,大渡口区法院作出(2016)渝0104民初3991号民事讯断书,讯断:贵州分公司领取五矿公司货款及承兑贴息用度共计1058.38万元,贵州分公司负担过期付款违约金,本公司对上述第一、二项中贵州分公司应领取五矿公司的款子负担弥补了债义务;贵州分公司不平一审讯决,已向重庆市五中院提起上诉,请求:打消大渡口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渝0104民初3991号民事讯断书第一项、第二项讯断并依法改判。现本案正在二审中!

  2016年1月4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室第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住建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重庆市江北人民法院告状天然人车怀中,请求判令车怀中补偿住建公司工程款1641.40万元。2016年12月30日,经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6)渝0105民初148号民事调整书调整,车怀中向住建公司领取1202.24万元。截止本通知布告日,尚未到履行刻日。

  2013年10月,五矿公司与贵州分公司签定编号WK-CQ-2013016号《钢材购销合同》,商定由贵州分公司向五矿公司采办钢材。五矿公司按约履行合同权利,截至2016年7月22日,贵州分公司因资金严重,仍拖欠货款未能付清,被诉至法院。法院受理后,因贵州分公司已向五矿公司偿还部门款子,随后五矿公司变动了诉讼请求。

  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工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工业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将富源轩成房地产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源房地产”)、吴嘉毅、杨稳昆诉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6007.54万元。该案法院于2016年9月12立案受理(2016)云民初70号,截至本通知布告日,该案现已申请诉讼保全6000万元,法院已裁定,历程中证据互换两次,尚未正式进入审理法式。

  2015年9月,广东航达工程无限公司(以下简称“航达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海南省儋州市人民法院告状本公司和本公司之海南分公司,涉案金额1270.87万元。2016年12月20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琼97民终1289号讯断:海南分公司向航达公司领取553.20万元,本公司对海南分公司的付款权利负担连带了债义务。截止本通知布告之日,本公司已提起再审申请。

  (1)请求判令交建集团、本公司连率领取工程款4800万元(以最初工程造价司法判定结论为准),并领取自2013.1.1至2016.8.31为止的利钱500万元(2016.9.1之后的利钱以欠付工程款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带领取至付清为止);(2)本案诉讼用度由交建集团、本公司负担。

  本次通知布告的诉讼(仲裁)案件中,已了案件对2016年度利润的影响添加了2,505.24万元(数据未经审计确认,具体以通知布告的2016年年度演讲为准),对2017年度利润的影响估计削减683万元。

  第一次变动诉讼请求:变动原告富源房地产、吴嘉毅、杨稳昆为富源房地产、吴嘉毅;(1)判令富源房地产当即向工业公司领取工程款3573万元并领取欠付的工程款利钱及违约金;(2)因富源房地产违约形成的机器设施、周材人工、欠付的工程进度款等丧失共计1700.48万元,并领取利钱及违约金;(3)工业公司对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营上镇轩成嘉苑项目在前述5997.37万元内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4)状师费、诉讼保全担保费元以及诉讼费、保全申请费、判定用度等由富源房地产负担;(5)吴嘉毅对富源房地产前述(1)-(4)项的债权负担连带义务。

  2016年3月,本公司所属重庆市爆破工程扶植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爆破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告状重庆博一房地产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一公司”),请求依法排除爆破公司与博一公司的《施工合同》,博一公司退还工程包管金2000万元,负担利钱720万元,负担违约金100万元,负担分析丧失300万元。2017年1月23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渝01民初206号民事讯断:排除两边2014年签定的《大足博一广场施工合同》、博一公司向爆破公司返还工程包管金2000万元和利钱、领取违约金100万元。博一公司不平一审讯决,提起上诉,请求打消原讯断,依法改判。现本案二审中。

  本公司董事会及整体董事包管本通知布告内容不具有任何虚伪记录、误导性陈述或者严重脱漏,并对其内容的实在性、精确性和完备性负担个体及连带义务。

  佳海公司诉称其为昭通至巧家(金塘)二级公路二分部项目部门工程的施工单元,该项目已落成,其完成工程造价至多1.6亿元(以最初工程造价司法判定结论为准),交建集团和本公司已领取工程款约1.02亿元(含甲供材),尚欠工程款4800万元(以最初工程造价司法判定结论为准)。为此,佳海公司依法向法院提告状讼。

  本公司因与贵州金源华府置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源华府”)施工合同胶葛,向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涉案金额1810.65万元。截至本通知布告日尚在一审审理中。

  (1)请求勇拓公司向二建公司领取过期付款违约金1853.05 万元;(2)请求勇拓公司向二建公司领取工程缓建时期(停窝工时期)形成的现实丧失 1357.27万元;(3)请求勇拓公司负担二建公司因本案发生的状师费20万元;(4)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等其他用度由勇拓公司负担。

  2014年3月24日,陵成商贸和城建集团签定了《钢材交易合同》,合同签定后,陵成商贸向城建集团共计交付钢材5627.40吨,总金额2051.45万元。2016年9月22日,陵成商贸以为城建集团尚欠钢材款和过期加价款,故将城建集团告状至法院。

  兰波公司与三建公司于2013年6月8日告竣(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288号《民事调整书》,之后三建公司向五中院提起确认工程款优先受偿之诉。2014年6月3日五中院作出了(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848号《民事讯断书》,确认了三建公司对兰波公司开辟的“兰波·红城丽景“二期工程款4945万元享有优先受偿权。

  重庆兰波衡宇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兰波公司)因开辟“兰波·红城丽景”二期项目向陶礼钦融资告贷,之后兰波公司不断迟延还款。陶礼钦2012年诉至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并与兰波公司告竣调整由法院作出了民事调整书。调整书商定:兰波公司于2012年7月30日前领取欠款1100万元和利钱50万元,并于2012年5月30日前以兰波公司开辟的“兰波·红城丽景”二期表面层2层5号贸易用房为陶礼钦上述债务设定典质担保。之后陶礼钦与兰波公司在重庆市河山房管局地盘衡宇注销部分打点了典质注销。2014年10月10日陶礼钦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申请实现典质物权,请求拍卖、变卖兰波公司典质物,并就所得价款在1100万元和利钱范畴内优先受偿。2014年11月9日渝中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中区民特字第0010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陶礼钦有权就拍卖、变卖兰波公司担保财富所得的价款在1100万元和利钱范畴内优先受偿。后陶礼钦向渝中区法院提出强制施行申请,但因为兰波公司2层5号贸易用房被法院查封,无奈处置。2016岁首年月陶礼钦领会到五中院已依三建公司的申请按照(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848号《民事讯断书》对兰波·红城丽景二期表面层2层5号贸易用房进行施行拍卖,拟将拍卖价款给三建公司享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

  判令嘉龙房产向本公司(1)领取欠付的工程款6813.62万元;(2)负担下列违约义务:以欠付工程款6813.62万元为基数,自2015年9月28日起按逐日万分之三向本公司领取违约金至本金付清之日止;(3)领取因拖欠领取进度款而发生的利钱、丧失共计2679.40万元;(4)退还履约包管金200万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带领取自2016年11月2日起至款子付清之日的资金占用丧失;(5)负担本案全数诉讼用度。

  1、根基环境:重庆市佳海修建工程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佳海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将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交通扶植(集团)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交建集团”)、本公司诉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5300万元。法院于2016年8月21日发来《应诉通知书》,截至本通知布告日正处于一审审理阶段。

  (1)判令成福兴与国惠公司签定的《债务让渡和谈》合法无效;(2)判令城建集团将成福兴债务让渡的招标包管金1200万元当即给付国惠公司,并由城建集团负担其资金利钱丧失112元;(3)本案诉讼用度由城建集团负担。

  (1)判令富源房地产当即向工业公司领取工程款3372.51万元并领取欠付的工程款利钱及违约金;(2)因富源房地产违约形成的机器设施、周材人工、欠付的工程进度款等丧失共计1700.48万元,并领取利钱及违约金;(3)工业公司对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营上镇轩成嘉苑项目在前述5796.88万元内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4)状师费、诉讼保全担保费元以及诉讼费、保全申请费、判定用度等由富源房地产负担;(5)吴嘉毅、杨稳昆对富源房地产前述(1)-(4)项的债权负担连带义务。

  2013年9月21日工业公司与富源房地产签定了轩成嘉苑17-23栋(即三标)《扶植工程施工合同》;2013年7月6日,两边又签定了轩成嘉苑1、2、6栋(即四标)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2014年1月26日,两边又签定了轩成嘉苑11-15栋(即别墅)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富源房地产将前述衡宇修建工程发包给工业公司施工。

  (1)住建公司当即领取兴厦公司工程款1617.85万元及利钱291.21万元(利钱暂计至2017年1月1日,具体计较至现实履行之日止);(2)金科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畴内对住建公司上述欠款及利钱负担连带义务;(3)住建公司与金科公司负担本案诉讼用度。

  2016年2月4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室第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住建公司”)因与重庆置尚实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置尚公司”)2009年3月17日签定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请求判令:置尚公司向住建公司领取工程欠款3036.85万元。2016年10月28日,经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渝01民初116号民事调整书调整,两边志愿告竣调整和谈:由置尚公司向住建公司领取全数工程欠款366.26万元。近期,住建公司已足额收回案款366.26万元,本案了案。

  (1)请求法院依法裁定再审;(2)打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渝五中民法初字第00848号《民事讯断书》;(3)驳回原审被告重庆建工第三扶植无限义务公司的诉讼请求。

  2015年12月11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室第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住建公司”)因民间假贷胶葛,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告状天然人杨勇,请求判令杨勇了偿住建公司告贷本金人民币2430.91万元。2017年1月13日渝中区法院作出(2016)渝0103民初3189号民事讯断:杨勇向住建公司领取告贷本金2430.91万元。

  2014年9月14日工业公司与富源房地产签定《弥补和谈》,该和谈商定:富源房地产未按商定领取工程价款的,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再加逐日千分之三的违约金,富源房地产还应补偿工业公司主意债务的诉讼用度、状师用度、判定用度、评估用度、公证用度等一切用度。工业公司已按约履行合同权利,富源房地产未按约履行付款权利,据此,工业公司依法诉至法院。

  陶礼钦以为兰波公司与三建公司恶意通同,骗取五中院作出(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288号《民事调整书》。五中院作出的(2013)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848号《民事讯断书》,认定三建公司享有4945万元工程款优先受偿权错误。

  (十八)与大庆修建装置集团无限义务公司和大庆修建装置集团无限义务公司西南分公司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

  2016年5月25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室第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住建公司”)因与黄建之间2010-2012年间的告贷合同胶葛,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告状天然人黄建,涉案金额1037.19万元。2017年2月7日渝中区法院作出(2016)渝0103民初10036号民事讯断:黄建向住建公司了偿告贷和负担利钱。一审讯决正在通知布告投递中。

  (1)判令贵州分公司、本公司向五矿公司领取货款1524.76万元;(2)领取自2013年10月30日至付清货款之日时期的过期付款违约金(暂算至2016年7月22日,计1312.41万元);(3)领取承兑汇票贴息用度7.62万元;(4)领取为实现债务发生的状师费、保全担保费共计26.00万元;(5)负担本案保全用度、诉讼用度。

  重庆建工集团股份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本公司”)按照《上海证券买卖所上市法则》相关划定,对前期已披露的未结诉讼(仲裁)案件进展环境及新增严重诉讼(仲裁)案件进行了清算,现将各案件的根基环境通知布告如下!

  (1)判令本公司领取嘉陵规划局代为领取的加固用度2418.34万元;(2)本案诉讼费由本公司负担。

  2013年1月8日,嘉陵规划局与本公司签定《设想施工总承包工程扶植合同书》,商定将迎宾大道南段工程发包给本公司,包罗勘测-设想-施工。嘉陵规划局以为本公司违反设想要求进行施工的举动形成王家沱中桥1#桥台、0#桥台位移,故嘉陵规划局委托第三方进行加固施工的用度应由本公司负担,故诉至法院。

  江苏兴厦扶植工程集团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厦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将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室第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住建公司”)、江阴金科房地产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公司”)诉至江阴市人民法院,涉案金额1909.06万元。本案于2017年3月20日第一次开庭审理,庭审尚未竣事。

  2013 年 12 月 23 日,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城建控股(集团)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城建集团”)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重庆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重庆建桥实业成长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桥实业”)向城建集团领取工程款及合同商定的利钱及过期付款的利钱共计人民币 3989.81 万元。2016 年5月10日,重庆仲裁委员会作出(2013)渝仲字第 792 号裁决:建桥实业向城建集团领取工程款本金 2916.43万元,利钱2147.99万元。近期,城建集团已收回全数款子,本案了案。

  2014年2月7日,本公司因“保亭上观园室第小区工程II标段”项目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将保亭森田实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保亭公司”)诉至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保亭公司向本公司领取工程欠款3900万元。2016年11月,经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琼96民初146号民事调整书调整,两边志愿告竣息争和谈:保亭公司向本公司领取1550万元。截止2017年1月17日,本公司曾经累计收回全数案款,本案了案。

  2015年7月,本公司因扶植工程施工合同胶葛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告状贵州省红果经济开辟区办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红果经开区管委会”),请求判令红果经开区管委会向本公司领取工程款2215.03万元,并负担违约义务。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讯决:红果经开管委会向本公司领取工程款1416.44万元并负担利钱。本公司申请强制施行,截止本通知布告日,已收款1000万元,余招待结算完毕后领取。

  2011年9 月2日,二建公司和勇拓公司签定《扶植工程施工合同》,由二建公司承建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勇拓·蓝澳岛高层1#、2#、3#楼及地下室工程,承建范畴包罗根本工程、土建、装置、装修等,工程工期为480天。合同明白商定了发包方及承包方的权力权利,同时划定了发包方过期领取工程款该当负担的违约义务。

  张建尧诉称其为昭通至巧家(金塘)二级公路三分部项目小杨保地道土建工程的施工单元,该项目已落成,以为爆破公司和本公司尚欠工程款800万元(以最初工程造价司法判定结论为准)。为此,依法向法院提告状讼。

  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八扶植无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八建公司”)与西北电力扶植第一工程公司(以下简称“西北电力”)因施工合同胶葛,别离于2010年12月和2011年3月在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生两告状讼,现两案曾经生效讯断,八建向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并案施行,目前已收回1840.79万元。

  以上诉讼(仲裁)案件均已在2017年1月18日通知布告的招股仿单中进行了消息披露。

  2009年6月至2010年3月间,住建公司将金科公司发包的“江阴金科·锦绣天成”部门工程交给兴厦公司实施。现兴厦公司以为其所实施工程均已完工验收并交付,截至2013岁尾,住建公司尚拖欠1617.85万元及响应利钱。据此,兴厦公司将住建公司、金科公司诉至法院。

  (1)领取欠付工程款6799.73万元;(2)按合同商定负担下列违约义务:以欠付的工程款6799.73万元为基数,自2015年9月28日起按逐日万分之三领取违约金至本金付清之日止;(3)领取因迟延领取进度款而发生的利钱、丧失共计4.29万元;(4)退还履约包管金200万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领取自2016年11月2日起至款子付清之日的资金占用丧失;(5)就该项目享有优先受偿权;(6)负担本案全数诉讼用度。

  中国重庆经济手艺竞争公司海外企业公司(以下简称“经济公司”)因钢材交易合同事宜将本公司之子公司重庆建工第二扶植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建公司”)告状至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涉案金额1036.16万元。案件已于2017年1月5日开庭审理,庭审法式尚未竣事。

  (1)判令贵州分公司向五矿公司领取货款1050.77万元;(2)领取自2013年10月30日至付清货款之日时期的过期付款违约金(暂算至2016年7月22日,计1724.61万元);(3)领取承兑汇票贴息用度7.62万元;(4)负担本案保全用度、诉讼用度。

  五矿钢铁重庆无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矿公司”)因交易合同胶葛,将本公司贵州分公司、本公司诉至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法院,涉案金额2783.00万元。截至本通知布告日一审讯决已下,贵州分公司不平一审讯决,已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本案二审审理中。

  2015年1月,云南昆耀商业无限公司(以下简称“昆耀公司”)因交易合同胶葛,将本公司、本公司云南分公司告状至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涉案金额1055.30万元,2015年12月11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云高民二终字第347号民事讯断:由本公司、本公司云南分公司向昆耀公司领取钢材款755.90万元。近期本公司已领取完毕,本案了案。

  因为工业公司就本案诉争工程项目签定了三个独立的《扶植工程施工合同》,别离为三标段、四标段、别墅项目,基于一个合统一个案件的准绳,在法院要求下,将原诉讼请求变动如下:(1)判令富源房地产当即向工业公司领取四标段项目工程款、因富源房地产违约形成的机器设施、周材人工、欠付的工程进度款利钱、违约金等丧失共计3500万元,并领取利钱及违约金;(2)工业公司对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营上镇轩成嘉苑项目在前述第一项请求金额内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3)状师费116万元、诉讼保全担保费12万元以及诉讼费、保全申请费、判定用度、差盘缠用等由富源房地产负担;(4)吴嘉毅对富源房地产前述(1)-(3)项债权负担连带义务。

上一篇:商贸安徽迎驾贡酒股份有
下一篇:商贸精诚四达商贸无限公司董事长兼总司理 王国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