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幽默一刻:喝酒

喝酒

“哥们儿,我们内蒙喝酒有个规矩。我先介绍一下今天桌上的几个朋友,然后咱们先喝一圈。喝完之后你能说出来他们的名字,就是你认我们这些朋友,我们自己喝一杯。要是你说不出来名字,就是情谊还没到,你自己喝一杯。準备好没?先从你旁边的噶拉仓巴拉丹扎木苏日丹开始,再往下是乌勒吉德勒格列日图愣巴猜…”

普通话听写

小时候普通话说得不好,有一回普通话听写测验,我坐第一排,专注地听着老师发音。

老师读:“嫌犯”。我立刻在笔记本写上“咸饭”。

老师不小心瞄到我的卷子,但又不忍让我难堪,就提高音量:“嫌疑犯!”

我迟疑一秒,似有所悟,提笔将“咸饭”改成“鹹鱼饭”。

老师再瞄后有点晕,故意提高音量说:“是‘犯人的嫌疑犯’。”

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再加上三个字“放盐的鹹鱼饭”。

老师再也忍不住了,用翻白的眼神对着我:“我说的是‘有一位嫌疑犯’。”

我当时有点紧张,用颤抖的笔迹慢慢写下“尤鱼味鹹鱼饭”。

老师只好走到我身边,按着我肩膀,说:“是那种‘罪大恶极要死的嫌疑犯’。”

满脑浆糊的我怯怯地涂掉先前所写,然后改成“嘴大饿极要食的鹹鱼饭”。

治结巴

听大表哥说他小时候是个结巴,后来治好了……

问他怎幺做到的,大表哥告诉我,他爸爸当年为了治他的结巴,也不知从哪找来的偏方:据说在打雷的一瞬间,狠狠地扇结巴的人一大嘴巴子,结巴就能好了……

我又问:“那治好了幺?”

“当然没,不过我爸以为是扇嘴巴子的时机没掌握好,所以之后一打雷就扇我嘴巴子,我不想挨打就每天练习说话,结巴才治好的!

买书

有一天逛书市,看到一套《高尔基小说选》,非常喜欢其中的一本《童年》,就问售货员:“请问,这是单卖的吗?”

“对不起,这是前苏联的”

上课

上午打游戏,正是激烈的时候,有一队友喊语音:“兄弟们对不起,我要回去上课了,再见。”

然后我们各种喷!“上个毛课啊,逃课没事的啦,打完再走嘛!”

然后那队友来了句:“我知道逃课没事,但是我是老师啊!!”

我们沉默了。

哈气

高三那年冬天,我在窗边坐,用了一张纸,在窗户上擦出了班主任的一双眼。

然后不好意思的哈了口气,嘿,把班主任的眼又盖了回去……

“我爹”

一个朋友,淘宝用户名是“我爹”。

每次快递员给他送货的时候总是很为难:“你是…我爹吗?”、“你是我爹吧,下楼取快递。”、“是…我爹…吧,这有你的快递…”

后来……

快递员:“喂,你好,你叫我爹对吧?”

朋友:”你……是?”

快递员:”你是不是叫我爹?”

朋友:”你是谁?”

快递员:”我问你叫我爹对不对?”

朋友:”你到底要干啥?”

快递员:”你要是叫我爹,我就把快递给你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