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蓝弋丰专栏:与现实脱节 机关算尽 致命组合酿民进党完美风暴

蓝弋丰专栏:与现实脱节 机关算尽 致命组合酿民进党完美风暴

作者认为,蔡英文从选上总统开始,心理层面对选民结构的认知,就与现实严重脱节。(摄影:张哲伟)

民进党2018年大败,不仅吐回2014年扩增的版图,还把老巢高雄都拱手让人,许多民进党支持者不解、崩溃,但是其实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意外,诸多因素早从2016年民进党全面执政起就开始累积,总结一句话,只能说「成功为失败之母」。

2016年蔡英文总统以689万票获胜,得票竟然与马英九2012年击败蔡英文连任时的689万票雷同,这就已经是一大警讯,因为马英九第一任期并不受人民欢迎,得票比2008年的766万票少了近80万票,也就是说得到689万票其实并不能代表天下归心,蔡英文在2016年之所以看起来空前获胜,是因为国民党经历「换柱」风波自乱阵脚,加上宋楚瑜瓜分票源所导致,即使如此,朱立伦加上宋楚瑜,尚有近540万票,约44%选民并不支持蔡英文。

但是当时民进党上下与民进党支持者却都认为完全执政,普天同庆,把这44%选民当作不存在了,从选上开始,在心理层面对选民结构的认知上,就发生与现实严重脱节。

其次,这689万投给蔡英文的选票中,大多数都是因为厌倦了马政府执政无能,不一定认同蔡英文选举时提出的每个进步价值,例如此次公投中全军覆没的所有题目。

这也反应出台湾式民主长期以来的问题,过去党国教育台湾人民主是「选贤与能」,但「选贤与能」是来自礼运大同篇,里头并没有任何现代民主的观念,台湾在民主化过程中,没有人教导台湾人代议民主的真正结构,而是受到「选贤与能」观念影响,认为「有看政见」就是比别人民主高一等,这就出现了一个基本逻辑问题:

如果有个候选人提出十个政见,其中六个你认同,于是投给他,但选后他执行那四个你不认同的政见,说这是选民的民意,选举时提出的政见是对选民的承诺,你怎么办?

误判进步价值的市场

台湾终究还是个保守价值的社会,大多数选民尚不能认同民进党,尤其是蔡英文核心决策圈所服膺的诸多进步价值,但是当蔡英文打着这些价值竞选,又看来空前获胜,少数服膺这些价值者,起了严重的自我膨胀,与现实脱节,不知所主张的价值要推广到全台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误以为全台湾多数人已经都支持这些价值,这是第二个与现实严重脱节。

执政一开始,蔡英文总统与人民的期待更发生严重落差。1998年,陈水扁「快乐,希望」口号大行其道,反应的就是人民不快乐,没希望,过了24年到2018年,人民还是不快乐,没希望,只感受到停滞,中间已经历经两次政党轮替,人民对两党的耐心都已经磨蚀殆尽。

2012年蔡英文得到609万票,这609万选民认为2012年蔡英文已经準备好要执政,2012败选后又经过4年的卧薪尝胆,应该更加的準备完成,2016年的689万选民,心中期待的是蔡英文早就已经对所有国家要务了然于胸,一上台就能针对沉痾对症下药,进行雷厉风行的大改变。

然而,对于蔡英文政府来说,却认为新手上路,总要给个摸索期,更糟糕的是,人民认为民进党已经执政过一次,再怎样也不能说没经验,可是蔡英文政府并不重用民进党前回执政时期历练过的人才,而是大量採用新手,然后使用广为支持者诟病的「老蓝男」来补强,于是看在人民眼中,蔡英文政府一上台后,不仅没有想像中的立即风气一新,还看似到处摸索找不到路的样子,一开始就印象极坏,但民进党上下忙着分配全面执政到手的权力与职位,开心的不得了,浑然不觉,这是第三个与现实有严重脱节。

总能搞到两边都骂

当蔡英文政府开始所谓改革,更是一场政治灾难,连续陷入「零的领域」。任何一个主张都有支持方有反对方,以同婚而言,此次公投显示支持方仅佔所有选民17%,虽然是少数,但总不是零,但是蔡英文政府在各项议题上,却总是有办法弄到支持方与反对方通通气炸,使得两方都痛骂,无一支持,陷入零支持领域还浑然不知,还自认为很会妥协。

在年改问题上,受年改减少退休给付的公教,当然反对,这是不可避免的,可是,为了妥协,年改的幅度缩减,指标人物李来希,年改后的退休金,还比很多年轻人上班做得要死要活的薪水还多,年轻人会对这种年改「改革」买单吗?于是既得罪了军公教,又得罪了希望改革的非军公教。

在劳动问题上,先是推动一例一休,让中小企业受到重创,劳资双方全部气炸,发现之后为了面子,不立即处理,拖了一年,伤害已经造成,民怨汹汹,才又要修法,这次轮到左派青年以及受益于一例一休的国营事业、大企业员工气炸,把民进党打为「资进党」,而已经受创惨重的中小企业也对修法毫不领情。

在同婚问题上,推动同婚造成中南部保守选民以及教会势力的全面反弹,发现行不通又退缩,躲在大法官释宪之后,心想这样已经对同婚有所交代,就说好不提了,结果轮到支持同婚的一方对民进党大为感冒。

蔡英文政府连续这种首鼠两端的做法都导致得罪支持与反对两方,也就是得罪所有人民,双方立场的所有人民都对这种「改革」极度不满,蔡英文政府却还自鸣得意,屡次发言都认为自己「有改革」,这是第四个与现实有严重脱节。

自己人扯后腿

在认知与现实完全不同下,2018年选前,民进党毫无任何危机意识,不知全台所有执政县市都将面临政权保卫战,还活在2016年的美好过去,心中只想着只要把国民党六都中的最后据点新北市拔除,还有最好给柯文哲一点颜色瞧瞧,主要派系不是忙着思考如何修复民心,而是忙着算计,要如何才能打击党内的对手派系,最大化自己对党的控制力。

由于陈菊指定的高雄接班人刘世芳在初选中惨败,由陈其迈代表民进党参选,若是陈其迈得到高雄这个「民进党首都」,将声势大振,最好是扯后腿,让他选得很难看,挫挫他的锐气;台中市林佳龙是新潮流系最大死对头正国会的实质领袖,要是让他漂亮连任, 一定会威胁赖清德的未来党内地位,最好也是让他选得很难看;而台北市的柯文哲,更是新潮流的眼中钉,当然是乾脆除掉他最好。

由于民进党的严重与现实脱节,发生过度自我膨胀,认为民进党的力量可呼风唤雨,自认为在台湾政局中施展心机谋略,于是选前党内并没有任何危机意识,而是满脑子手段策略,最终导致白绿分手,以及选举初期将资源全数重押在其实必败的新北市,不知其实早该不管台北、放弃新北,必须回防所有执政县市,等到选举末期「韩流」突然吹起,才惊觉自己没有穿裤子,这时才想要拚尽全力守住高雄,早已回天乏术。

高雄为何守不住,根本原因也一样在于与现实脱节,或许引用一句柯林顿的名言「笨蛋!问题在经济!」据高雄主计处《105年高雄市家庭收支调查报告》,2016年高雄市民平均每人每年收入仅36.8万元,平均每户每年收入仅116.7万元,这还是平均数,而不是中位数。(由于少数高收入者会拉高平均数,因此平均数通常会比中位数更高)

何不食肉糜

高雄的物价没有台北高啊!是这样没错,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收支相抵后的存款数,主计处统计分成五个分位,最穷的一个分位,存款是负的,因为通常是退休者吃老本,就略过这个分位,第二个分位,平均每户2016年全年储蓄金额只有2万零714元,较2015年的2万4674元少了将近4千块;第三个分位,平均每户2016年全年储蓄也仅8万8751元;第四个分位已经是中上阶层所属的分位,也只能存18万元。

在高雄选战的论战中,民进党与支持者却浑然不知底层经济已经沦落至此,认为高雄好的很,一再宣扬在高雄盖了卫武营很国际很艺文,这话听在第二分位的高雄人民耳中,一年全家省吃俭用只能存2万,你可以去听音乐!这不就是「何不食肉糜」吗?想想他们会有多愤怒。

底层人民过去大多是民进党支持者,当他们向民进党表达底层经济破产,得到的回答是有卫武营,说高雄一切很好,只要说高雄不好的都是侮辱高雄,都是中国的网军。人民一听就心死:民进党连问题都死不承认,那还有可能会改善问题吗?当人民这么想,民进党在高雄能不倒台吗?

民进党的这些危机,选前早就有很多人大声疾呼,要全党上上下下重视脱离现实的严重问题,但是活在自己幻想中的民进党人根本听不进去,还认为这些警告一定是「假民调」,对手的声势都是「网军操作」,提出警告的人都是唱衰,都是受到中国网军的「假新闻」影响,最后得到这样的下场,也是刚好而已,又怪得了谁呢?

民进党能从这次打击中站起来吗?是否「失败为成功之母」,就看民进党能否从失败中学到教训,学会自我检讨,不要再找藉口了。

※作者台大医学系毕业后,转行出版、产业分析、业余历史研究,着有《橡皮推翻了满清》、《明骑西行记》等书,译作有《纸牌屋》等。

【延伸阅读】

●蓝弋丰专栏:文在寅最懂柯文哲的「架上商品论」

●蓝弋丰专栏:宏都拉斯告诉你 自己的国家真的只有自己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