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肥佬黎不得人心经营失败《壹週刊》卖盘咎由自取

490℃ 865评论

黎子珍

《壹週刊》易主,其副社长兼总编辑黄丽裳形容《壹週刊》不只是生意,而是一种价值,这是为壹传媒、肥佬黎贴金。《壹週刊》的价值其实是造谣、诽谤,狗仔队揭人私隐,败坏传媒生态,损害新闻操守,导致神憎鬼厌,亏损巨大下卖盘根本是咎由自取。黄丽裳自己也承认,集团「不务正业」,「唔赖得晒政治打压」。所谓政治打压使《壹週刊》卖盘,是为了掩饰肥佬黎反中乱港不得人心,得罪全港,以致经营失败。

壹传媒旗下杂誌《壹週刊》宣告易主,「壹仔」老臣子、副社长兼总编辑黄丽裳出席员工大会前一度饮泣,她声称对卖盘予商人黄浩的决定感痛心,形容《壹週刊》不只是生意,而是一种价值,卖盘如卖员工落妓寨,料交易后《壹週刊》价值将成过去云云。

黄丽裳这是为壹传媒、肥佬黎贴金。黎智英壹传媒旗下《壹週刊》反中乱港、作奸犯科劣行罄竹难书,一贯渲染色情、暴力,捏造新闻,造谣传谣,严重破坏新闻生态和新闻自由。《壹週刊》宣淫贩贱,荼毒社会之余,更奉行反中乱港方针,得罪全港。

《壹週刊》=敢言风格?

黄丽裳声称,《壹週刊》易主后不能保持敢言风格,所谓的《壹週刊》价值、《壹週刊》精神已成过去云云。

《壹週刊》=敢言风格?《壹週刊》的所谓「敢言风格」、「价值」、「精神」,其实是造谣、诽谤,导致神憎鬼厌,亏损难止下,不得不卖盘,根本是咎由自取。

例如,《壹週刊》及《苹果日报》先后于2003年8月刊登报道,指有「髮廊妹」进入影星周星驰的酒店套房,周星驰随即入稟高院控告《壹週刊》,最终壹传媒向周星驰赔款。近年对《壹週刊》重创的官司,源于《壹週刊》2010年7月一篇「霸王致癌」的报道,霸王以文章诽谤入稟高等法院,官司去年终尘埃落定,法官裁定报道有诽谤成分,须向霸王赔付300万元及对方八成讼费。

2012年5月,壹传媒旗下《苹果日报》、《壹週刊》将章子怡「被调查,禁出境」的传闻进行大声势的传播,章子怡将《苹果日报》及《壹週刊》分别告上法庭,经过审理,去年11月高院裁定章子怡一方胜诉。

壹传媒多年来一直恶意针对李嘉诚先生,对李嘉诚的造谣诬衊丧尽天良。的《苹果日报》就李宅修建一事捏造假「发水楼」新闻抹黑李嘉诚穿煲后,相隔一年多肥佬黎又故伎重施,在出版的《壹週刊》重複谎言,再次诬衊中伤李嘉诚。事实上,李家补地价比一般人更高,而且李嘉诚已捐出及承诺之款项逾百亿港元,李嘉诚又岂会为李宅「发水」谋取私利?

《壹週刊》吹捧美国围堵中国战略,声称「愿第三次世界大战早点爆发」,狂言消灭中国人「洗洗基因牌」,其汉奸阴暗心态令人髮指。

壹传媒不得人心亏损巨大

黄丽裳表示,《壹週刊》营运出问题并非全因政治打压,而是近年急速转型数码化策略可能有问题,更形容是「不务正业」。所谓「不务正业」,其实是「不得人心」。

壹传媒公布全年业绩,截至今年三月底止,亏损高达3.93亿港元,而且是香港及台湾所有传媒业务(包括网媒)都亏蚀,情况极恶劣。壹传媒指,收入大跌是因为集团印刷刊物在香港及台湾的广告收益大幅下跌。

有员工质疑壹传媒「卖员工猪仔」,认为亏蚀庞大管理层需要问责;有工会代表更质疑黎智英曾扬言,卖掉《壹週刊》就「一世变契弟」,如今却食言。

壹传媒广告收益大幅下跌,其实反映壹传媒不得人心,得罪全港市民和商家。为此,收取了黎智英黑金的反对派议员,曾在立法会为壹传媒出头;收取黎智英三笔合共350万元「黑金」的陈方安生,更曾去信汇丰、渣打及东亚三家银行,质问三行为何抽起壹传媒广告。肥佬黎的御用打手记协「质疑」,大财团因为北京压力而向传媒施压,抽起壹传媒广告云云。当局必须深入调查黎智英「黑金」网络,依法惩处行贿受贿政客。

反对派议员、陈方安生和记协,儘管竭力为《壹週刊》「救亡」,但丧尽人心、病入膏肓的《壹週刊》,仍然无法起死回生,不得不卖盘,肥佬黎注定「一世变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