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港大欺凌事件反对派鼓吹校园暴力难辞其咎

677℃ 148评论

黎子珍

港大集体欺凌事件本身已匪夷所思,港大宿舍学生会干事会还声称事件不涉欺凌成分,更加不可接受,明显包庇护短。对于事件,梁家杰直斥变态,陈淑庄讲无眼睇,但是港大学生会两次暴力包围、冲击校委会,梁家杰、陈淑庄正正在后面推波助澜!港大风气败坏,礼崩乐坏,港大声誉受损,反对派政客鼓吹怂恿难辞其咎。

香港大学近年风波不绝,近日有网传圣约翰学院来届干事会选举,学生舍堂20人向一名圣约翰学院干事会参选人下体滴蜡;之后再爆出有数名疑似港大男生涉在宿舍内,集体性欺凌一名男生,动作猥琐下流。

欺凌事件受暴力歪风侵蚀

宿舍学生会干事会昨日发表声明,称事件「不涉及任何欺凌成分」,又谓事件属「个别事件」,这是明显包庇护短。

港大集体性欺凌事件,少数学生用极端低劣下流手段去欺凌同窗,行为令人髮指!近年来香港社会暴力冲击的歪风侵入港大校园。2015年、2016年少数学生在反对派的煽动下,两次暴力围攻校务委员会会议,禁锢老师和长辈。部分学生受到「港独」势力蛊惑变得激进极端,令本来平静的校园「礼崩乐坏」。从某种意义上说,少数学生做出的校园集体欺凌行为,就是受到暴力歪风侵蚀而有样学样。

反对派政客岂能推卸责任

港大接连爆出欺凌丑闻,校友兼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直言,看过有关截图后,不敢再看影片,对涉事学弟「唔知讲乜好,无眼睇!」另一校友公民党主席梁家杰也直斥变态。但是,港大少数学生两次暴力包围、冲击校委会,梁家杰、陈淑庄都在后面摇旗吶喊,把暴力冲击美化为「捍卫学术自由」、「院校自主」。

2015年「7.28」港大暴力围堵校委会事件,在禁锢校委麦嘉轩及阻挠校委卢宠茂登上救护车两件事上,梁家杰等公民党一众骨干均在现场,他们不仅见死不救,反而在旁煽风点火,不断鼓噪,其冷血暴戾程度令人髮指。

2016年「1.26暴力再冲击事件」,有学生变相禁锢校委,甚至不准身体不适的校委求救离开,有学生向进校协助维持秩序的警员投掷杂物,阻碍警方执法,不断作出挑衅行为,与「佔中」期间的暴徒无异,引起社会公愤。

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李国章公开斥责,公民党梁家杰等「荼毒」学生及煽动暴乱,是两次校委会暴力冲击事件的幕后黑手。很明显,港大风气败坏、礼崩乐坏,港大声誉受损,反对派政客背后鼓吹、怂恿,负有最大责任。反对派对校园暴力加以讚美,学生无法无天,更不把校规道德放在眼里,导致今天出现令人噁心、痛心的欺凌事件,梁家杰讲声变态,陈淑庄「无眼睇」,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就能把责任推得一乾二净?

警诫少数学生切勿以身试法

港大接连爆出性欺凌丑闻,令港大这所有百年历史的香港第一学府蒙羞,但港大校方至今尚未看到有实际跟进措施,不利维护港大声誉。有同学批评校方没设任何渠道帮助受欺凌学生,如设立匿名举报等,又认为校内舍堂文化日渐受人质疑,故来年都不会考虑入住涉事宿舍。校方应认真听取同学的批评意见,尽快查明情况并作出严肃处理,採取措施帮助受欺凌学生,遏止歪风,以正校纪。

港大集体欺凌事件涉嫌违法,校方应对学生进行法治教育。有大律师指出,若当事人在非自愿情况下,遭到他人以滴蜡等方式伤害其身体,已属「伤人行为」,当事人可报警求助,交由警方调查是否涉刑事成分,一旦控以伤人罪,将视乎当事人伤势决定判罚。校方应教育学生,欺凌事件触犯《侵害人身罪条例》,警诫少数学生切勿以身试法。

港大的校训是「明德格物」。「明德」是人与生俱来的光明皎洁的德性,「明明德」就是让这种德性彰显出来,「格物」则指穷究事物的原理。港大管理当局必须发扬校训,重视品德教育,务求让大学校园真正成为「明德格物」之地,挽回港大宝贵的校誉。